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高端阅读

孙立平:警惕城市的高端化

要警惕追求城市的高端化,改造过程当中对社会生态系统的破坏,尤其是对穷人、弱者、底层生存生态的破坏。

22.jpg

作者:孙立平,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南都观察特约顾问

我今天想谈谈城市社会生态的概念。

为什么谈这个概念?具体点的背景,就是北京、上海、广州,还有许多其他的大城市,都在进行整治疏解活动,在这个过程中,大量不符合城市核心功能定位的人口被驱离。

从更抽象点的背景来说,有这么几点:

第一,过去30多年的快速发展积累了相当的财富,这个财富现在怎么用?是让我们的城市更光鲜漂亮一点,还是让人们生活得更实惠一点,舒适方便一点?

第二,在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社会结构明显开始固化的背景下,如何形成一种抑制贫富差距扩大的机制?仅仅用政府的再分配是否够用?

第三,面对社会矛盾日益突出的现实,如何从根上形成化解社会矛盾的基础?是压制,还是创造人们安居乐业的条件?

但在谈社会生态这个概念之前,我想先说前几天读到的两篇文章。

一篇是谈上海的,说上海在城市改造的过程中,丰富性正在消失,上海正在变成一个越来越无聊的城市。还有一篇是讲北京的,说北京的王府井、前门、西单,商店越来越少,多的是快递小哥,走街串巷。

我为什么要讲这两篇文章?因为我们今天主题是讨论城市的问题。那首先的问题,城市是什么?我觉得城市首先是人在这生存、居住的地方,人们在这里要安居乐业,在这里要解决他的最基本生存的问题,衣食住行的问题,吃喝拉撒睡的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城市应当是什么样的?若干年前,我提出一个城市社会生态的概念。当时还想做一个研究,假设能够在一些地方实施,当然就更好了。但后来也没做成,因为我兴趣老变,就变到别的地方去了。

按照当时的构想,我们想把它做成一套指标体系,社会生态的指标体系。这个体系大体是由三个维度构成,包括九个变量。

第一个维度就是机会结构维度,这里主要讲的是,人们在这里能够谋生,能够安家立业。这里有三个变量,一个是就业,一个是社会结构,一个是人口流动。

第二个维度是社会秩序的维度,包括社会治理、安全、参与。

第三个维度是社会支持的维度,包括人们的交往、互助,还有他的组织,市民的组织。

我曾经期待,能够使这个东西成为一个指标体系,成为人们在心目当中衡量一个城市的标杆,而且在更现实意义上成为衡量一个官员政绩的标准,一个指标。

当然后来没做成,但是我想这样一个理念还是应该在今天这个场合来强调一下。

一个社会生态系统的理念,首先意味着我们如何来看这个城市。这个城市,我觉得从生态的角度来说,打个比方说,应当是一种肥沃的土壤。种了一棵树,或者是一朵花,在这个肥沃的土壤当中能够茁壮成长。也就是说,人们在这里比较容易找到生存和发展的机会。

同时这种生态又是一种多样的、互惠共生的系统。现在,我们这个城市的治理整治,刚才说叫整治疏解,正在越来越多消灭这个城市的多样性。

生态这个概念同时也意味着在城市当中要有一种合理的、好的社会结构。

今天我在这里讲这个问题,从更现实意义上来说,要警惕的,就是追求城市的高端化,对城市进行改造过程当中,导致对社会生态系统的破坏,使得社会生态系统不断恶化,尤其是对于这当中的穷人、弱者、底层,他的生存生态的破坏。

这里我捎带说一句,大家知道现在很多人都在议论低端人口的概念。我稍微解释一句,这个概念好像最早是顾宝昌教授在媒体上说出来的。顾教授原来也是我在北大时的同事,算不上好朋友,他离开之后我们这些年基本上都没有联系,所以不是说从人情角度给他解释。

从原文看,他是反对这个做法的,只不过无意中用了这个并非是他创造的词。但我想他不至于说,你们是低端人口,我是高端人口。我觉得稍微有点自知之明的教授都不会有这种想法。因为在权力者看来,教授其实也是低端人口。这有点像我们在陆地上看建筑,有高楼大厦,有低矮的平房,坐在飞机上看,低矮的平房和高楼大厦没太大区别。在权力者看来其余的都是低端人口。我想顾教授应该不会这么想。

但我想强调的是什么呢?我们一定要警惕,在城市改造过程当中,对社会生态的破坏,特别是它给穷人、弱者、底层所带来的影响。

我们大家居住在这个城市当中,我们当然都愿意这个城市能够漂亮一点、整齐一点,这没错。但是,城市是一个多样性的社会生态系统。像老北京,一条街上既有达官贵人,也有拉洋车卖豆浆的,他们互相需要,互相依存。这样才构成一种食物的链条,构成一种生态。

我要特别强调一句,我们往往都有点忘恩负义。

各位可以想,如果没有城乡接合部,没有脏乱差,卖菜的都住在很高档的公寓里,你用什么价格来买菜?如果建筑工人不是住在工地里,不是穿得脏兮兮的,一个人住高档的三居室里,那个房子的价格会是怎样的?

但我们常常忘恩负义,我们用了比较便宜的价格买了这个菜,一转身就说这么乱,怎么还不治理。

所以我想,我们希望城市漂亮、整齐、越来越现代化,但是不能让这个追求走向极端。


本文为孙立平11月15日在第八届财新峰会“塑造未来城市”分论坛上的演讲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