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内容创业

中国互联网的2017

2017年12月21日2920虎嗅网

作者:吴怼怼 

1

许知远的单向街书店举办了第三届文学节,演讲部分有一段话打动我:

没有一代人是孤立无援的,所有人都是漫长历史中的一个环节。他们的讲述,是宽阔世界里的回声,也是历史的影子。而个体与时代相互交缠的命运,是我们的秘密年轮。归根结底,我们在青年时代所有的言语与行动,无非是想亲身验证:这个时代年轻过吗?它会变成什么样?

在采访马东后成为网红后的许知远,其实也采访了林志玲。他在朋友圈配上了自己和林志玲的大图海报,然后说,感觉一只脚踏入娱乐业,不知是扩展了人生,丰富了知识分子的维度,还是另一种堕落。

以前的许知远,可是《经济观察报》主笔,是位作家,也是一家书店的老板。与其说是马东们成就了他的爆红,不如说是他因为做《十三邀》而不得不拥抱互联网,进而被互联网所改变。

而互联网改变的,远不止2017年的许知远,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被这摧枯拉朽的大势推着向前奔跑。这些改变的显著标志则呈现在一家家公司身上,BAT、网易、小米、京东、微博、今日头条;一个个新物种上,网易严选酒店、盒马鲜生、无人超市;也印刻在一个个人物身上,互联网大佬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丁磊、雷军、刘强东,当然还有贾跃亭。

2017年的互联网,是充满娱乐性和戏剧性的,同时,它又是某些内核回归的一年,是从轻向重的转捩点。

2

时间拨回8年前,5月的一天,阿里巴巴的张勇与他的伙伴们讨论,似乎可以在秋季搞一个类似美国感恩节大促销的活动,他们为日子的选择想破了头,不知是谁突然提议:“要不就在11月11日吧,光棍节,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忽悠他们上网来购物。”

于是乎,我们看到了剁手的淘宝双十一,后来这个节日更多被称之为天猫双十一,这其实已经透露出,阿里也需要颠覆自我。为什么是游戏企业赚到了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桶金,除了商业模式明晰以外,还因为那个时候很多的网民是高中生、大学生,他们的核心诉求就是娱乐。当这些人毕业了,追求便宜好货且需要方便,淘宝一下子流行起来。

如果说2000年前后的新闻门户是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个冲击波,那么以阿里和京东为代表的电商则是第二次,前者改变了国人与信息的关系,后者改变了国人与商品的关系。而到了2011年,互联网则开始改变消费者与服务的关系,团购元年来了,O2O盛行。

上百亿的资本和数十万年轻人加入到了千团大战当中,吴波的拉手网风靡一时,张涛的大众点评从上海起步也不甘落后,但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吴波和张涛这两个名字早已被淡忘,九败一胜的王兴笑到了最后。

在团购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时候,垂直电商转向综合电商成为一个趋势,京东、当当就是代表,从3C或图书,扩展到了日用百货、服装、家居等等;而另外一面,从2010和2011年开始,垂直电商吸引资本的黄金时代来临。那时候微信还在娘胎,微博刚刚兴起,在人人网和QQ空间,“凡客体”刷屏,韩寒穿着白T恤的形象深入人心,他既不是导演也不是小野她爹。

也是在“凡客体”大火的这年,海归陈欧上线了聚美优品的前身“团美网”,后来转型为化妆品B2C电商平台。2012年,微博大V陈欧一则“我为自己代言”的文案,成为了励志故事,被众多80后所艳羡。唯品会则在美国成功IPO,垂直电商迎来了其巅峰时期。

我们眼看垂直电商楼起,而接下来四年,我们又眼看他们楼塌。去年,市值仅剩9亿美元的聚美优品宣布私有化从美股退市,陈欧开始遭到了各式各样的吐槽,又以李诞在《脱口秀大会》的diss为最盛。唯品会九年沉浮,总算在近日抱稳了腾讯和京东的大腿。

3

最惨的可能还是陈年,他的员工数量从一万多人削减到180人。在流行被引爆之后,凡客突然在品类上迷失,其产品从主打的衬衫、T恤和帆布鞋迅速扩展开去。在品牌销售和平台销售之间,在规模和产业链上,凡客出现了模式抉择的迷失。

陈年后来的自救多少显得有些吃力,而他本人又因为一档综艺节目剪辑diss周杰伦的片段,而饱受互联网舆论暴力的摧残。

城头变幻大王旗。还没等陈年、陈欧重回舞台中心,新风口又至,这也意味着新的人物登场了。2015年,供需主导权的改变悄然孕育了中国的共享经济。它仍旧发轫于互联网平台,基于闲置资源使用权的精准匹配与联结,实现生产要素的社会化,提高存量资产的使用效率。

快的和滴滴的线下争夺打得不可开交,但最终他们却在资本力量下于情人节那天宣布合并,他们走到了一起,还拉着腾讯和阿里也走到了一起。但是这段爱情并没有持续多久,滴滴这个品牌最终吞噬了快的,又在之后吞掉了Uber中国。也是在2015年,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

对于腾讯促进的业界几项大合并,尤其是共享出行领域的,马化腾说,补贴烧钱大战推动了移动支付的普及,这是意想不到的一个收获。腾讯开放的投资战略,也让产品经理马化腾成为了江湖大佬背后的大佬,今年乌镇互联网大会的“东兴局”可见一斑。

4

2015年是共享经济的元年,也可以说是乐视生态的元年。乐视过去两年蒙眼狂奔,为梦想窒息。到现在为止,确实也没充分证据证明贾跃亭从一开始就要做庞氏骗局,他看起来还是很勤奋的,乐视也挖来了各个领域的牛人。

但乐视的局实在太大了,最终由贾跃亭热衷的超级汽车撕开了一个口子,而实际的窟窿又比我们想象得还大。生态化反最终偃旗息鼓,像是和历史开了个玩笑一样。

而比贾跃亭更早提出互联网硬件生态闭环构想的雷军,却带领小米走出了低谷。小米加大地面渠道的铺设,雷军甚至跑到河南农村的鸡毛小店去取经。所谓生态也在悄然转变,不再刻意寻求产品互联互通,而是在销售平台上做整合。

我们看到有曾经的庞然大物在崩塌,也有巨头在变革。百度从如日中天到2016年遭遇重重劫数,舆论声讨之下李彦宏开始反思百度的管理文化和战略路径。前微软华人第一高管陆奇加盟,将百度这艘大船All in人工智能。历经教训,百度似乎有了新的气质,市值也得到修复。

也曾跌入过谷底的微博,今年也是彻底走过了二次崛起的阶段。得益于内容分发效率的提升,以及社交化、视频化和商业化的强势驱动,微博又开启了超越Twitter之后新的征程。做大平台、基于内容社交赋能、基于粉丝变现赋能是微博决战下半场的武器。

而它现阶段最大的对手,就是独立于BAT之外的今日头条。带着几个爆款产品,不断挑战行业的今日头条,已经成为TMD里最亮眼的那个。

5

最稳的当然还是腾讯和阿里。尤其从今年开始,互联网创业就是To AT的声音越来越多。腾讯和阿里自身业务分支越来越丰富,同时还爆炒赛道,共享单车繁荣起来了,移动支付继续下沉,人工智能上他们也在加速布局。

从去年到今年,直播迅速迎来高潮,旋即又迅速退水。短视频浪潮又来了,MCN开始流行。我们看到,风口一个个吹过,但内容和电商的红利一直都存在。内容创业者之春过去了吗?实际上,每个月都出来爆款公号这一点就证明,只要能做出好的内容,什么时候入场都是春天。

电商也是如此。龙头阿里顺势提出了新零售,盒马鲜生、无人咖啡店等新物种诞生。腾讯虽然自己不做电商,但把值得投资的电商企业都投资了。而且要知道,微信生态里的买卖交易数字已经高得吓人。通过微信,腾讯切入智慧零售的武器也有了,而小程序很可能是下一个电商增长极。

正如吴晓波所说,流行,如同字面呈现所示,它“既流且行”,是不确定的,是运动中的,而且未必按预想的方向衍生及变异。因此,引爆者如何将流行控制住,导向为一种可以被量化和可持续运营的商业能力,便成为一个更实际,也是最终具有价值的过程。

陈年做电商就是没有把流行控制住,而擅长游戏的网易却打开了新电商模式的阀门。凡客盲目扩张SKU,而网易做严选。而且,丁磊探索出了一条与阿里、京东不同的路:采买、仓库和售后等全产业链环节,以及最关键的定价权都掌握在自己手上。

丁磊曾说要花三五年时间,在电商上面再造一个网易。这种模式也带动了一批“严选模式”的新电商崛起,比如小米的米家有品、淘宝心选等也在采用。像网易严选和小米这样参与到产品质量把控,深入制造业的打法,在此前的互联网企业中几乎没有出现过。

互联网正由轻向重转变。

而如果我们从当下的互联网环境来看,其实各个领域又何尝不是在做”严选”。

比如,投资圈走过了看人看脸的时代,能不能做出好产品,有没有行得通的商业模式成为创业王道。甚至我们看到,现在VC的日子不好过了,PE活得更为滋润。

在同一个舞台上,贾跃亭没有完成的梦想,蔚来汽车的李斌却实现了。整车质量背后是极其复杂的工业流程,李斌说,整体质量在于车辆设计质量、零部件质量,最后才是生产质量。从供应链、生产到品控,对量产上市的汽车来说,标准可想而知。

搞知识付费的中年知识分子,无论是高晓松、马东、罗振宇、吴晓波还是许知远,也都得精心雕琢自己的内容,不管行业里如何吐槽,他们至少要对花了钱订阅的用户负责。

6

2017年,还有很多互联网事件和热点值得说道,比如扎心了老铁、嘻哈、王者荣耀、全面屏手机、吃鸡等等。

这一年,我走了全职自媒体这条不太安稳但又看似自由的路。有时候回头看,发现,好像也记录了一点什么,评论了一些什么,它们构成了当下互联网世界争议与变数的一部分。

再过不久,2017就要过去了,我很怀念它。逃离北上广实现了吗?留在北上广的又过得怎么样?无论如何,我们又得心怀焦虑和希望,奔向新的互联网纪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