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媒体观察

2018内容产业十大趋势

过去的2017年,内容产业领域发生了巨变,传媒业冷暖流交汇,纸媒关停,付费知识崛起,短视频大行其道,草根平民的逆袭、商业模式的变革和创新、消费场景的升级都在引领这个时代不停的向前。

2018年传媒业将继续大浪淘沙,两极分化。优质内容生产能力和高效市场运营能力,是考验媒体竞争力的两大维度。升级自我能力,针对受众痛点,巧妙利用技术,是传媒业必须统筹考虑的大事。

而深度优质的内容,将是传媒行业亘古不变的主题,经刺猬公社梳理,传媒产业将在2018呈现以下趋势:

“好内容产品”付费将成常态

2017年,无论是今日头条、腾讯、微博,还是百度,内容创业者是内容生态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事实愈加明显,把内容创作者对待好,成为了一家平台发展其他业务的基础,给钱成了最直接的手段。

青岛理工大学新媒体传播研究所负责人常宁在接受全媒派采访时认为:2018年,媒体“内容产品化”路线将更加清晰,“好内容产品”付费将成常态。这个嘈杂凌乱的信息时代,我们该为有价值有深度的信息、内容和知识买单!

以前,平台担心没有内容;现在,平台担心的是没有好内容。信息过剩的时代,优质内容变得格外珍贵,个性化、独家、创意、大胆、温暖……带有这些标签的内容的运气不会太差。

说实话,平台一直都在为内容创作者着想,想着怎么让内容创作者赚大钱,毕竟,这种必要性的来源是一套复杂的生态机制,谁都不是旁观者,只有力量强者和力量弱小者。今年,多数平台在自建变现渠道的同时,发现内容创作能力是内容创作者的优势,劣势是传统且狭隘的商业能力。

在2018年,内容创作者的商业能力将会有一个整体性的提升,创作者和平台“上下结合”的改造升级运动,将会使MCN得到极大强化和壮大,开始出现站队的现象,整个内容产业还处在一个上升的阶段。

电子竞技及其教育更加繁荣

今年是《王者荣耀》崛起的一年。在山东蓝翔技校开设电子竞技培训后,各大技术类院校竞相模仿。QGhappy是一支《王者荣耀》战队,它在今年,蝉联三冠,是KPL史上第一个大满贯得主,而2017的KPL注定是被QGhappy印记包揽的一年,这年被称为QG年。

QGhappy得以如此荣耀,完全来源于《王者荣耀》这款赛过麻将、顶得起扑克的国民级手机游戏。它的诞生,让电子竞技变得更加普遍,而它的前身,是一款叫做《英雄联盟》的MOBA竞技网游,在2017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有超过8千万人同时观看比赛,相当于2016年的德国人口数量。

之前,游戏文化从未如此夸张地介入到主流文化和平民老百姓生活中来,它们有诸多共同点:无数的网络流行语从这里找到了发源地,使以声音谋求生活的人在这里获得了灵感和展示的机会,也让视频在这里成为了巨大的风口。

如果我们还只是把《王者荣耀》和《英雄联盟》当作是简单的网络游戏,显然是低估了它们对社会潜移默化的影响。

在它们之前,有无数款游戏有苗头成为上升到主流价值观层面代表,稀缺的依旧是时不我待的机会。这两款游戏给社会和经济带去无数好处和烦恼的时候,在体育界催生了一套愈加完备的竞技体系。

从“富二代”的电子竞技到“巨头资本”的入局,电子竞技领域的草莽时代并没有过去,机会依然在,京东和苏宁都已经入局电竞领域了。明年电竞圈的竞争会更佳激烈,也会更加好看,从资本驱入到战队对抗,都是看点。

不过,这个领域的素人和游戏主播该爆粗口还是爆粗口,该外挂还是会外挂,2017年游戏直播圈发生的几起恶性事件真的让人头皮发麻,2018年,电竞领域或者游戏直播领域很有可能会出现类似于“行业自律委员会”的机构,在法律触及不到的地方,此机构行使权力,规范整个行业往良性方面发展。

MCN助力网红经济发展

2017是MCN的“概念爆发年”,也是MCN进入网红经济赛道后发展迅猛的一年。

梨视频副总裁、副总编常河认为:众媒时代,很多自媒体的创作者靠着平台的补贴获得丰厚的回报,这也让更多的专业记者加入到为人们提供资讯和精神食粮的行业,但与此同时大量同质化和粗糙的的内容也让破坏了行业发展,在新的一年里期望行业从业者可以继续坚持职业操守,讲述更多优质直指人心的真实故事;深入探索,揭露迷雾,还原事实本源;用创新的方法将报道内容传播的更广,共同坚守底线,维护行业健康发展。

足够大的粉丝量、足够高的粉丝粘性、足够多的自媒体数量、粗放的内容生产机制、随意乱窜的低质内容、骤然遇冷的资本市场——当这些因素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同时爆发,结局只有一个:大整合。

在中国自媒体发展史中,此前从没出现过一个能够完全服务于自媒体的机构,直到中国开始从美国引进MCN这个概念,之前盛行一时的“矩阵”概念才被剔除,取而代之的MCN更适合商业发展。

相对于MPN(多平台分发),MCN的本意概念只存在于一个社交平台上,一旦跳出固定的社交平台,投身到整个平台与平台之间的环境中,MCN的概念就会变成MPN。但是,经过一年的发展来看,显然MCN更适合放在商业用途中,因为,有时候词语选择错误是会得罪人的。

2018年,内容产业垂直领域还会继续细化,二次元、旅游、自媒体、汽车、美妆、搞笑、游戏……这些领域的网红仍在成长期,呈规模化、体系化的个体相对较少,用户需求还没有完全被满足,上有自成系统的平台补贴、资源加持,下有自命不凡的草根崛起、机构孵化,这些领域中依旧有很多金矿。

MCN机构将会帮助旗下网红强力打造品牌价值,打造品牌影响力与构建IP矩阵是主要发展方向,从国内继续向国际延伸,从泛价值观领域继续融入到主流价值观领域;网红经济MCN化会继续加强,国内很大部分头部网红都签约了MCN或者其他网红经济公司,这种趋势在2018年还会加强。

内容创作者更加商业化

网易新闻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了,会让人们觉得这个内容平台变得愈加“四不像”——不像新闻客户端、不像购物软件、不像视频平台、不像社交软件,但是这些因素,它全都有。

一个个巨型的内容平台正在中国互联网江湖中诞生,它们从最开始单纯做内容到现在什么都做。“新内容革命”已经改变了内容生产、分发、消费的所有呈现方式,从商业模式到管理机制,还在迭代的过程中。

2017年,是内容继续爆发式增长的一年,有不同平台主导的这次内容产业“大向前运动”影响的人群之多、范围之广、领域之深,足以撑得起大内容时代这个名称了。

不论是已经成型的网易新闻、搜狐新闻、新浪新闻、腾讯新闻,还是正在崛起的今日头条、一点资讯、天天快报,都不会再“一心只做资讯”了。他们的未来是“内容+N”的巨型平台,从内容产业链的上游到下游,全面打造打造超级流量入口。

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N”是技术,是电商,是付费,更是社交。社交是为了留住用户,说到底还是重构用户的消费场景,但最根本的还是想要找适合自己的变现模式,比如内容+电商、内容+付费,这两种模式在2017年已经被试水了,在主导商业模式的人群舆论中呈现出了比较好的效果。

2018年,内容+电商、内容+付费的风还会继续吹,不过,2018年很难出现像一条、罗辑思维那样的新内容公司。

随着巨头的介入,付费行业的竞争会更加激烈,不过,巨头的加入并不是说其他人就没有了路数,要知道,具有主打产品,而有些巨头是不会做好产品的。在2018年,内容产业领域的“潜力独角兽”角色很大程度上会涌现出来,它们被称为“新内容探索者”。那时,内容也不再是内容,而是内容商业;内容人也不再是内容人,而是内容商人。

内容出海成潮

2017年内容产业发展最迅猛的是今日头条,尤其是出海。近年,今日头条通过自建和投资的方式,一路高歌猛进。一方面不断推出自家产品海外版,除了今日头条海外版TopBuzz、TopBuzz Video,还有火山小视频海外版Hypstar和抖音短视频海外版Tik Tok等。

另一方面,今日头条不断收购,2016年10月,投资印度最大内容聚合平台Dailyhunt,2016年年底,控股印尼新闻推荐阅读平台BABE,今年2月,全资收购美国短视频应用Flipagram,再到11月,收购全球移动新闻服务运营商News Republic、音乐视频分享和互动社交应用Musical.ly。

通过全球布局,目前,今日头条已经在海外获取规模化用户,建立起了自己的影响力。

出海的不只是今日头条,快手也早已动手。快手在印尼、泰国、俄罗斯、韩国等国家地区在已上线,白鲸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7月,在快手的海外用户中,俄罗斯用户最多,占海外用户的31%,其次是印尼用户,占比23%。

俄罗斯地广国宽,但是人口结构、用户结构不足以支撑“多元化”的论点,反而在印度尼西亚、泰国、菲律宾等东南亚新兴市场,会是视频类应用处女地。

看中东南亚这块肥肉的OPPO和vivo早已经进入市场了,这加速了东南亚线上视频行业实现从 PC端到移动端的转变,伴随着硬件起来的软件更应该跟上脚步。而海外发达国家的短视频领域,被 Facebook、YouTube等巨头公司视为重点拓展对象,竞争压力大,所以东南亚等新兴市场更受短视频公司的青睐。

今日头条出海的竞争对手无疑是快手,2018年,它们就好像是出行界的滴滴出行和Uber一样,利益至上,冲突不断,这将是国内和国外媒体关注的焦点,也是平台开疆拓土避免不了的冲突。

不论是今日头条,还是快手,他们的海外机会在东南亚,在印度,在南美,在非洲,更在亿万年轻人手里。

迎来小媒体时代

对于很多纸媒来说,2018年1月1日是一个相当特别的日子,因为很多纸质媒体在这一天选择停刊。有舆论说,他们应该好好做深度调查,那会是出路。可实际上,那样并不是出路,要知道,纸质媒体大范围进入颓靡期是传播技术进步后的大势所趋。

新闻人今天的遭遇和上世纪90年代国有企业员工的“下岗潮”很像,当时国有企业改革重组,纷纷大量裁员,很多职工下岗,这是产能转型的必要手段。

很多人会因此担心新闻会没了,但纸媒人自己都明白,纸媒死了,新闻也不会死。

媒介转移,媒介机构和管理方法也会改变,但是内容的本质不会变。

刺猬公社创始人、CEO叶铁桥在2017年曾对此做过分析,他说,从组织规模上来说,以前的媒体都是“大媒体”,比如都市报,采编、经营、行政、发行等队伍加起来,怎么也得上百人,大的甚至上千人。在北京这样的城市,这么大规模的团队,一年的开销得数千万元。广告断崖式下跌后,这么大规模的团队要维系起来举步维艰。

新生的媒体,不可能有多大。不说自媒体,单看现在涌现出来的各个领域的垂直媒体,也都比较小,没有像当年都市报创刊那样,动辄上百人,而是维持着几个人、十几个人的团队规模;像虎嗅、钛媒体这种比较成熟的科技垂直媒体,也就百人左右。

团队小,成本压力也小,整个团队没有纸张、印刷、发行等重成本,生存起来更容易,而且面对的是某个行业和领域,本身用户量有限,营收规模能承载的也就是个小团队。

不过,在传播越来越分众化和垂直化的今天,垂直媒体更代表着未来的发展方向。

叶铁桥判断,未来媒体的一个发展趋势,会是进入“小媒体”时代。那些“大媒体”,要么消亡掉了,要么是互联网巨头。在各个领域里喷涌而出的“小媒体”,就像成千上万的小舢板一样,一定会千帆竞发。

如果你留意,你会发现,2017年的很多舆论事件都是由小媒体发起的,创办小媒体的人大多有在传统媒体工作过的经历。在2018年,小媒体时代的聚合效应会加强。

二次元经济崛起

二次元经济来了!动漫、虚拟偶像、表情包……抱紧95后和00后的大腿才是正确的掘金之路。

平台为了抢占二次元市场花了很大功夫。腾讯集团副总裁官程武曾宣布了一个有关“二次元经济”的公式,即“精品动漫内容+众创平台+泛娱乐共生=明星动漫IP”。并提出4个重点思考方向:国际化与本土化、前置泛娱乐布局、多圈层共生增值IP、重视微个体的商业空间。这是腾讯挖掘二次元经济的主要战略路径。

在2018年,优质内容依旧是行业的核心问题,只有生产业优质高质量的内容,才会有IP开发的机会和空间,但是,中国二次元领域能够“一旗号天下”的头部内容还是较为稀缺。

从漫画带影视剧,从虚拟偶像到表情包,都是这几年被带入到大众视野的文化。在2018年,我们预测,漫画作家、动画人的收入会提高;低幼段作品减少,少年段、成人段作品增多;讲故事依旧是漫画最好的逻辑表达方式,而好的剧情会让你更容易赚钱。

视频为更多创作者赋能

短视频的普及,在一定程度上消弭了固有的传播技能的鸿沟,为更多人提供了平等创作的机会。在2018年,草根内容创作者还有机会,特别是“三农”领域,这块在今日头条上还有很大空间。而搞笑、美妆等领域,则需要内容创作者拥有一定的专业技能,不论是搞笑、讲段子、喊麦,还是化妆、打游戏等。

同时,信息的视频化是不可逆的。因为无论是制作还是观看,视频所依赖的文化教育门槛,都是最低的。从2017年的视频内容来看,消费并不是升级,而是呈降级的趋势在发展,这种趋势在2016年就被大规模表达,2017年到达了一个顶峰。

从快手到西瓜视频,“低俗”是他们一直都想摆脱的标签,2017年,它们正在寻求突破,冠名主流价值电视节目是非常大的一次尝试。2018年,他们还会花很多的心思在构建正向品牌影响力上面。

直播将成为移动端报道新闻事件的“标配”

澎湃新闻视频直播部总监赵昀在接受全媒派采访时表示:2018年,媒体深度融化发展转型将继续,各家将全面发力短视频,纸媒的转型,广电系统的改革以及新媒体的发展都会贯穿整年。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和5G网络的发展,移动端将继续成为各家争夺的主战场。新技术的创新将带动新的一轮媒体改革。虽然技术在发展,但是优质独家的报道内容依然是各家媒体的重要竞争力。在视频直播这个方面,小屏直播将继续发力,移动直播的技术和画质以及直播内容,互动等方面将会继续加强。直播将成为移动端报道新闻事件的“标配”。

有数据显示,目前内容行业内,大大小小的制作团队在20,000到25,000家,行业呈现明显的金字塔结构,马太效应明显。超过23,000家内容团队处于金字塔底层;综合能力突出,且在新媒体内容行业领跑的内容团队仅10余家;塔尖的新媒体内容团队尚少。

短视频行业不断涌现出多创业者,但是发展势头较好的并不多。目前,初创短视频内容创作者正面临着三个比较大的困境:缺乏视频制作的能力,质量不稳定;缺乏粉丝经营能力,流量不稳定;缺乏商业化经验,财务不稳定。

真能挣到钱的只有头部,腰部和尾部很难说他们在2017年过得很好。可以预计,2018年短视频公司将迎来大洗牌。

垂直行业间流量占比极不均衡,诸多领域内容严重不足。美食类节目竞争激烈,吃饭的比做饭的影响更大,关于美食的方方面面几乎都已经被“照顾”到了,后发节目成功的难度非常大。

这种不容易也体现在了搞笑节目上,搞笑领域已经出现了陈翔六点半、papi酱等头部,后发节目很难出头。头部留下来的机会不多,但并不是说没有,红海之外还有蓝海。

头部都是相对而言的,母婴、军事、财经、汽车、文化教育、旅游、运动健康、科技等领域节目数量偏少,商业化价值高,目前头部节目认为做到绝对领跑的境地,存在大量蓝海空间。

对平台而言,精品内容依旧稀缺,仅依托自制难以快速补齐不同层次的内容需求,明确分账和变现方式激发不同层次内容的供应,以共赢方式激发多层次内容供应,丰富内容层次,补足多元内容版图是目前最优方式。

而资本力量成为存量市场竞争最大的优势,行业龙头纷纷推出自制内容,打通相关产业链,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三大视频网站对内容产业链的布局,将成为未来的重点领域。

版权保护凶猛

2017年10月,AI财经社发布反侵权公告,称“我们每个字的成本价已经达到20元”,矛头直指46家媒体机构,其中不乏一些在香港、美国上市的传媒巨头。起诉原因均为未得到允许的商业化转载。

媒体机构为了保护自己的权益,发布反侵权公告的次数不少,在媒体界最为津津乐道的两家媒体分别是北系《新京报》,南派《南方周末》。

长期以来,国内机构媒体之间一直存在着免费转载稿件的互换原则。互联网媒体兴起后,网络媒体依旧默认这一“潜规则”,它从纸媒那里获取了大量内容产品,支付的费用极为低廉,或者压根不支付。

在音乐领域,也同样饱受版权所属的困扰。2017年8月,网易云音乐由于没有拿到版权而将部分歌曲下架。在此之前,由于存在侵权行为,腾讯音乐娱乐暂停与网易云音乐部分内容转授权合作。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向深圳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网易云音乐承担盗版侵权责任,从而引发网易云音乐的下架事件。而网易云音乐也不甘示弱,两次起诉腾讯音乐集团旗下酷我音乐侵权。

之后,国家版权局出面,对相关方面负责人进行了约谈,希望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但这并不能改变网易云音乐受版权问题困扰的事实。这部分空缺,在2018年很有可能将会得到改变。

那次,AI财经社选择了和一家专业的版权保护机构进行合作,从稿件发布的那一刻开始,那家版权保护机构就开始了他们的工作。稿件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都在他们的监控范围之内。

这种版权保护机构的出现和成熟,也催熟了整个内容行业的发展链条。该生产内容的生产内容,该做版权保护的做版权保护,该打官司的打官司,让专业的人和机构各就各位,行业分工将更加明显。

(文章综合自:刺猬公社、全媒派、广电传媒)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