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内容创业

秦朔:2018年的中国互联网战争

2018年01月10日590秦朔朋友圈

2017年底,中国互联网以一场泾渭分明的乌镇饭局,以及饭局前后阿里、京东、腾讯的互怼而结束。

2018年初互联网下的第一场雪,则是支付宝年度账单在朋友圈刷屏,继而因账单“服务协议”默认选项允许收集用户信息,包括第三方保存的信息,引发巨大争议,支付宝不得不紧急回应“肯定是错了。愚蠢至极”。

展望2018,中国互联网注定会爆发新的战争,风云激荡,极化现象迭起。但同时,新的变数也会出现,最大变数来自监管部门的意志和干预程度

阿里腾讯的全局性战争

随着阿里、腾讯进入5000亿美元市值水平,且都在贯彻强攻线下、为线上导流的方针,这两大互联网基础设施提供商的全面战争不可避免。

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李彦宏提出中国互联网人口红利已结束,网民增长率已降到6%左右,低于GDP增速,所以互联网新动力将从“网民人数成长、上网时间和网上信息量不断增加”转变为“算法、算力和数据”,AI将是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站。

但在马化腾、马云看来,腾讯和阿里一直都在“算法、算力和数据”上发力,未来可见的几年内,AI更是一种创新应用工具,帮助互联网升级。主战场还是移动互联网和线下商业的深度融合与重构。

所以,百度在AI化,阿里和腾讯则在全线化、全面化、经济体化。目前阿里和腾讯的三大竞争焦点,第一是零售,第二是出行,第三是金融,这是线下生活中最为高频的三大应用。未来竞争还将延伸到娱乐游戏和医疗健康领域。

李彦宏说对了一点,就是线上红利在萎缩,但无论零售、出行还是理财,线上市场占全市场的比例很低,所以线下是必然选择。借助互联网技术和数据驱动可以让线下线上一体化,同时也从线下向线上导入新流量。

2017年是阿里的新零售元年,无论盒马鲜生的网红效应还是斥资约224亿港币直接和间接持有高鑫零售36.16%的股份,将446家大润发和欧尚大卖场的运营权收入囊中,这都是为了抢占新空间、新流量。腾讯急起直追,入股永辉,和京东一起入股唯品会,折射出对庞大数字零售市场的迫切之心。腾讯不再躲在京东后面的第二线,越来越走到前台。马化腾针对阿里的那句“物极必反”,既是为零售品牌商撑腰,也显示了跃跃欲试的主导性冲动。

阿里在金融服务方面一直遥遥领先,以支付宝为轴心的蚂蚁金服2017财年(截至2017年3月31日)的税前利润已冲到55.6亿元,且还在高速增长。2017年支付宝通过深耕小微商户,使市场占有率近年来首次上升,抑制了微信支付的势头。但腾讯也意识到“得金融者得天下”,凭借微信平台优势,步步为营,基本具备了和蚂蚁金服全面抗衡的条件。2018年1月2日,继旗下保险代理公司“微保”获批后,腾讯100%控股的“腾安”又拿下第三方基金销售牌照,从此可以以腾讯理财通平台为基础,开展独立基金销售业务。至此,腾讯完成了第三方支付、银行、理财、征信、小贷、保险、基金支付、基金销售等完整布局,并通过参股中金间接获得境内券商全牌照。阿里和腾讯正在成为新金融的真正的主导力量。

在出行领域,只要想想过去一年马云、马化腾的身影多少次出现在地铁、公交车、停车场,和多少城市签署了公共交通方面的合作协议,就会明白,结合了小额、高频、刚需三大特征的交通出行是双方必争之地。去年11月22日,微信终于接入12306,并与广州地铁开始合作。支付宝在同月接入香港出租车和上海地铁。出租车、公交地铁、12306、共享单车、交通配套设施、共享汽车,在这庞大的出行体系中,阿里系具有深耕的运营优势,腾讯系具有快速连接的优势,必将长期交战。当然他们往往不在前台,前台是摩拜、滴滴出行、ofo,等等。

出行大战:

网约车、共享单车、互联网汽车

出行工具作为互联网新入口和移动新设备,过去几年已经引发了一场又一场大战。2018年是出行大战的深化之年,战争将无处不在。

2017年12月1日,美团点评CEO王兴宣布公司组织升级,按照到店、到家、酒店旅行、出行四大LBS场景组成四大事业群,2018年要“既往不恋,纵情向前”。他纵情向前的一个要地就是网约车。12月28日,美团打车在南京先行测试十个月后,在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7个城市向司机端开放注册,对司机的激励是“前5万注册0抽成”(注:南京试运营阶段美团向司机抽成比例为8%,滴滴多在20%),对乘客的激励是“领取新人见面大礼”。美团点评除了有几十亿美元最新融资打底,未来还可能利用现有的餐馆等资源进行交叉营销,比如用美团打车可以获得餐饮打折。

美团点评纵情向前,滴滴出行的程维回答得很干脆:美团肯定不是最弱的,但也未必是最强的。尔要战,便战。

美团打车计划一年内获得网约车市场份额的15-20%。但从目前7个城市的进度看,用户注册并不乐观,仅北京达到“20万注册就开通”的条件。在程维看来,王兴是对自己的主业缺乏信心,今天的互联网是焦虑的。但在王兴看来,美团点评并非随意多元化,而是围绕本地生活展开多样化服务。这里的要点在于,线上软件市场往往可以赢家通吃,线下生活服务市场则能包容更多竞争者,也就是说,线下市场是一个“漏气”的、网络效应远不如线上那么强大的市场。2018年的一大看点是,滴滴出行的核心能力究竟有多强,可以阻挡美团打车在一个个分市场的蚕食。双方都有巨资垫底,如果掀起新一轮补贴大战,司机乘客将是赢家。

考虑到中国每天有11亿次出行,滴滴只占大出行市场的2%,这个市场的战争远未结束。除了滴滴和美团打车,2018年1月1日易到宣布将旗下young车型升级为“易达”车型,平台佣金由21%降为5%;摩拜单车APP的最新测试版本加入了摩拜网约车,而摩拜CEO王晓峰曾是Uber上海的总经理。网约车的新玩家未来还会陆续进场。

在共享单车领域,原来以为2018年摩拜单车和ofo双寡头将合并一体化。没想到,先是ofo最主要投资者滴滴和团队意见相左,ofo创始人戴威迅速找了更大的靠山——阿里系入局。据说ofo已完成阿里主导的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并将开展共享汽车业务。阿里系还强势投资了哈罗单车。从12月4日宣布获得D1轮3.5亿美元融资到岁末完成10亿人民币D2轮融资,哈罗单车在蚂蚁金服的强力扶持下崛起。

虽然被ofo团队抵制无法实现和摩拜单车的合并初衷,但滴滴迅速调整了战略,托管濒临死亡的“小蓝单车”,而且自己孵化共享单车,据称叫“海棠”。

于是,一个本来可能清场的共享单车,2018年初演化成三大力量支持的多角戏。腾讯支持摩拜单车,阿里支持ofo并成为哈罗单车第一大股东,滴滴旗下有不听话的ofo,还有“海棠”和“小蓝单车”。阿里为何如此下注?因为它不能在被腾讯通过滴滴抓住网约车、通过美团点评抓住本地生活之后,再无视一个重要的入口。在短距离出行的流量入口上,宁可多押注,也不能让腾讯再攻下一城。

出行领域还有一个热点,就是互联网汽车。小鹏汽车的背后有阿里,蔚来汽车的背后有腾讯,威马汽车的背后有百度。BAT纷纷加持互联网造车,阿里更通过自主的操作系统切入多个整车厂商,让这个领域的车还没怎么开起来硝烟已经弥漫开来。

信息流大战:今日头条、腾讯、百度

信息流是纯粹的线上市场。这两年风头最劲的无疑是今日头条。去年底有消息称,头条正在寻求新一轮融资,估值预计升至300亿美元,这使头条在全球未上市独角兽公司中稳居前十,虽然和蚂蚁金服、Uber、滴滴出行、小米仍有一定差距,但已是所有信息流应用中的佼佼者,其估值也超过了这两年雄起的微博。

头条也在生态化,靠今日头条App、抖音、西瓜视频、内涵段子、火山小视频等等,组成包括图片、文章、短视频、问答等所有内容载体的超级平台,从而和腾讯的数字内容生态形成全面对抗。这在几年前是很难想象的。令腾讯有些胸闷的是,张一鸣的步伐还在从智能分发向智能社交前进,而李彦宏可能想不到,2018年头条信息流广告的目标要冲向五六百亿元。头条在国际化的布局上也走在了老大哥们前面。

以移动搜索市场的既有优势为依托,百度最近两三个季度的信息流广告增长迅速,搜索框下面的信息流日活用户超过1亿。2017年二季度百度信息流广告同比增长200%,百度三季度的净利润为7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6%。百度决胜AI时代的效果还没有真正彰显,但移动基础的潜力还有不少。

作为数字内容的长期的王者,腾讯凭借多年积累仍称雄市场,但这种优势能不能延续和强化,事关未来大局。信息流是永远存在的市场,是消耗用户大量时间的市场,是商业变现模式最清晰的市场。腾讯不容有失。

变数在战争之外,却能影响战争走向

2017年12月27日,央行网站发布了《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等通知,要求从2018年4月1日起,银行业金融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业务涉及跨行交易时,必须通过央行清算系统或者合法清算机构处理。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机构,以往的网络支付大都不走银联,而是直联银行,这样的时光结束了,几个月后它们必须全部通过“网联”。

1月4日晚,央行又发布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的相关情况公示,传闻已久的所谓“信联”正式落地。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持股36%,而芝麻信用、腾讯征信、深圳前海征信等8家个人征信机构各持股8%。显然地,那种各个民营机构通过个人征信业务形成自己的业务闭环的路子行不通了,未来的方向是政府主导的信息共享模式。

从“网联”到“信联”,金融市场的基础设施不再由阿里和腾讯这样的巨无霸所掌控。这给市场一个强烈的信号,基础性的、具有重大外部性效应的互联网设施,政府的手要插进来,“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不是一句空言。

无论是网约车、共享单车、互联网汽车还是信息流市场,政府的意志都在加强。今日头条被整顿过程中,若干个频道24小时不能更新,这说明凡是新闻媒体,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数字网络,都在调控之中。技术驱动不是挡箭牌。

展望2018年的中国互联网,全面战争看AT(阿里、腾讯),网约车战争看MD(美团、滴滴),信息流战争看ATT(百度、头条、腾讯),这都是就行业本身来说的。此外,物联网、内容付费的战争也已打响。不过,如果把政策和政府角色考虑进去,互联网战争的变数会大大增加。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政府更好地发挥作用”,政府要多考虑上半句,将心比心,企业则要多考虑下半句,多点体谅。对BAT、TMD来说,它们将面对更复杂的环境,有无限生机也有难以预料的变数。变数在战争之外,却会影响战争走向。稳中求进是治国主基调,对中国互联网企业和监管部门也都适用。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