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媒体创新

喻国明等:VR将如何影响新闻传播?

2016年12月28日9040喻国明公众号

VR是一种未来媒介的主流形态。最大的意义可能是颠覆业已稳定的媒介格局,运用到新闻行业中形成“VR+新闻”时,必然会产生新闻传播样式的革新。

喻国明等:VR将如何影响新闻传播?.jpg

本文认为VR(虚拟现实)作为一种未来的新媒介,其最大的意义可能是它通过定义新的市场规则而颠覆现有的媒介格局,作者考察和预测了“VR+”媒体规则下新闻传播的全新样态,并对由此而引起的新闻传播业态的全面转型多带来的机遇与挑战进行了详细分析。

作者:喻国明 谌椿 王佳宁

一、VR(虚拟现实)不仅仅是一项技术,更是一种未来的媒介形态

所谓VR(Virtual Reality)即虚拟现实,是一种可以创建和体验虚拟世界的计算机仿真系统,具体来说,是指用户可以沉浸在计算机生成的三维虚拟环境中,从自己的主观视角出发与其进行互动,并产生一种“身临其境”的代入感。其“复制世界”的核心特征可以归纳为“3I”,即沉浸(Immersion)、交互(Interaction)和想象(Imagination)。

很多人仅仅把VR看做一种技术,认为其充当的是工具或手段的角色,这种定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对VR角色认知的窄化。虽然技术是VR的有力支撑,但是如果把VR放在一个媒介进化的历史进程中去考察,我们认为,VR不仅仅是一项技术,它更是一种未来的媒介形态。

应该说,媒介和技术是一直是一种相伴相生的关系。任何一种媒介都是建立在特定技术进步基础上的。媒介一般是指建立在特定工具或技术手段基础上的信息传递的载体、渠道、中介物;而技术则是指人们利用现有事物形成新事物,或是改变现有事物功能、性能的方法。媒介进化的历史表明,媒介越向前发展它与技术的关系就越发是水乳交融,密不可分,甚至某些技术能够直接成为信息传递的“载体、渠道、中介物”。麦克卢汉就曾在《理解媒介》中多次互换使用“媒介”和“技术”,就像“媒介是人延伸”可以说成“任何新技术都是人类的延伸”一样。纵观人类传播的历史,广播、电视、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出现,在新闻领域我们也往往将其视为是一种传播媒介,它们作为媒介影响着传播的生产方式、传播构造和叙事策略并不断改变着传播业,我们关注的是媒介的变化引发的传播领域的变革,而不是它们在技术上是如何实现的。

VR正是这样一种有着明确的媒介属性的技术,反过来也可以说,它是一种以虚拟现实技术为特征的媒介形态。换言之,我们不仅要看到VR在技术层面的功用,更要注意到它本身承担着的信息传递的载体和渠道等作为媒介的连接功能,并且,它不仅可以像传统媒介那样可以连接人与信息、人与人,VR更可以连接人与物、连接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等等。因此,我们对于VR的认识与把握就不应局限于技术本身,而应该把VR看做一种全新的未来媒介的主流形态。

对于媒介进化原理颇有研究的保罗▪莱文森指出:“一种媒介的存活系数,与前技术的人类交流环境的接近程度有直接关系。一切媒介的进化趋势都是复制真实世界的程度越来越高,其中一些媒介和真实的传播环境达到了某种程度的和谐一致。”[2]在前互联网、尤其是前移动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介可以安然共存,在于它们分工合作从而以一种粗线条的方式复制了世界。然而移动互联网最大程度地汇集了上述传统媒介的种种功能,并以更加丰富的手段、更为精准细腻的技术复制着世界,从而在新的界面层次上满足着人们对于现实世界的认知与感受,并打开了通向虚拟世界的大门。因此传统媒介的被替代也成为了必然。

新的媒体技术的变革在不断加速——移动互联网将人们从固定的空间中解放出来,在空间的移动性上增强了复制前技术环境的精准度;而VR(含AR、MR)等技术则是从人的感官的方方面面进一步精准复制世界,推动虚拟和现实之间的融合,这将是下一波媒介进化的显著特征。即:人们将“深度沉浸”于媒介所展开的世界的连接之中,在现实和虚拟之间自由穿梭,甚至无法明确区分现实和虚拟的界限,从逼近现实的虚幻之中寻找乐趣,排解孤独。当下的社会交往仍然是人人交往模式,在不远的将来,随着人工智能的日益成熟,人机交往将展开人类交往别开生面的崭新形态。

在这一变化中,信息网络、社会网络和物联网交织融合为一起,实现了网络社会与现实社会的高度融合,从而达到互联网进化的高级模式。这一场技术驱动型的变革在席卷整个传媒业,它将为这个行业创设出新的市场规则,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了一些媒体成为了这一波浪潮的先行者。如《纽约时报》向100万周日版用户发放谷歌纸板眼镜,并发布了难民儿童纪录片;YouTube宣布将推出了360度流媒体视频直播;美联社和影视制作公司RYOT进行VR合作,发布法国北部难民营的纪录片;《华尔街日报》通过VR让读者体验纳斯达克指数的起伏,从而真切地感受到过去21年金融市场的变化等。从口头传播到书面传播,到广播电视传播,再到如今利用VR进行传播,随着传播技术的发展,媒介在人类传播活动中不断彰显出越来越全景化、沉浸式的传播趋势,给人们的信息需求带来更加多元和丰富的具有想象力的满足。

当然,现阶段VR的技术表达仅仅处在360度临场感的营造中,仅仅是相对低层次的VR场景,还远远达不到完全代入场景的那种“沉浸感”的要求,更是与“交互性”与“想象力”的实现相距甚远。但其巨大的发展前景已然成为当下最受关注的热点之一,新闻、综艺、游戏、电影、电视剧等传媒行业的各个领域都在积极尝试运用VR提升用户体验。

强调VR作为一种新媒介旨在提醒我们,一种新媒介的出现与流行,最大的意义可能是它通过定义新的市场规则而颠覆业已稳定的媒介格局。要适应这样的环境,媒体不仅仅需要加强技术部门的实力,还需要形成与这种环境相匹配的创新型组织文化,扁平的组织结构,畅达的的内外部沟通方式,快速灵活的反应机制,这都是支撑媒体适应新环境所应具备的条件。随着虚拟和真实的深度渗透融合,未来信息业和实体行业也将深度融合,传媒行业将显示出更强的延展性,围绕其传媒平台的用户群,可以在某一行业中逐渐打造出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从而实现多点增值。

二、 “VR+”媒体规则下新闻传播的全新样态

作为一种新兴媒介,VR为新闻传播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叙事场景。其所特有的沉浸性、交互性和想象力,可以构建出虚拟技术下的真实场景,通过刺激人们的想象,让观众拥有全新的感官体验,进而帮助参与者更好地理解与接收传播内容。当我们把VR这种新兴媒介运用到新闻行业中形成“VR+新闻”时,必然会产生新闻传播样式的革新。

1. 全新形式:基于“场景”的“沉浸式新闻”

沉浸式新闻(immersive journalism)从字面上看,就是用VR拍摄设备记录新闻现场,然后把素材经过技术处理后呈现至VR终端上,为用户呈现一种可以“身临其境”的虚拟现实的场景,进而用户能与场景进行互动的新闻形式。南加州大学安纳伯格传播学院研究员罗尼•德拉佩纳将其定义为“一种能让观众获得新闻故事中描述的事件或情形的第一人称体验的新闻生产形式”。它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可以让用户对于新闻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沉浸式体验。

传统的新闻报道依托文字、音频、视频等传播介质,构建起了一套成熟的新闻文本形式,新闻报道者作为信息的传播者,在新闻传播的过程中一直以其固有的文本形式进行着新闻内容的生产与传播。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传统新闻也可以通过文字、音频、视频等传播介质来帮助受者在脑海中勾勒出整个新闻事件,然而这种脑海中的场景再现会经过传者与受者编码与解码的过程,其传播效果受传受双方主观干扰较大,容易发生“变形”和曲解。VR作为一种新媒介,凭借其技术优势改变了这一局面,其技术优势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360度场景再现,二是第一人称场景体验。

首先,关于360度场景再现。从理念上看,VR立足于对现实的虚拟重建,并将用户引入这个虚拟世界并与之产生互动;从技术上看,VR融合了虚拟场景系统、知觉管理系统和用户之间的多重信号传导,使得用户能够在肢体(器官)运动的基础上通过VR设备观看到360度全景画面,这种360度全景画面通过对新闻现场的再现,构建了一个新的传播介质——“场景”,而受者则通过“场景”完成沉浸式体验,并获取信息。

其次,关于第一人称场景体验。VR技术最基本的特征是沉浸性,它通过VR设备控制了用户的视觉传输系统,使得用户能够通过自己的主观视角进入到虚拟现实的场景之中进而进行沉浸式的体验。这种基于第一人称的全新报道样式使得受者从传统新闻中的被动观看者、局外旁观者变成新闻的“现场”目击者、“事件”参与者,这一切都源自于虚拟现实环境中选择自主性——“第一人称视角”——强化了受众对于新闻场景的“代入”体验,更容易实现受众与传者乃至新闻当事人之间的“共情与共振”。

如美国老牌网站AOL在VR浪潮中收购了位于洛杉矶的VR内容制作公司Ryot,并制作了反应叙利亚冲突或尼泊尔地震破坏等大事件的360度和虚拟现实体验新闻视频。名为《欢迎来到阿勒波》的3分钟短片以360度视角呈现出先前繁华的叙利亚商业中心,如今已变为废墟之地的场景。在叙利亚拍摄这部短片的Ryot国际编辑Christian Stephen说,“它同样也可被用以讲述世界各地人们发生的故事。大量战争爆炸、人们失声痛哭的照片和视频已经让人们产生视觉疲劳,对真实世界变得麻木,这种情况在叙利亚尤为常见。”[3]而VR新闻的出现让这一切都充满了代入场景的实感,在观众的眼中,这不仅是一个故事,更是真实的世界。可见,360度场景再现与第一人称场景体验构成了沉浸式新闻的形式,受者不再是简单地接受新闻,而是能在全景场域和自主选择的情境下实现对新闻场景的沉浸式体验,这种体验跨越了时空界限,增强了人们对新闻场景的代入和互动。

2. 全新内容:基于多视角、多维度的立体呈现的复杂内容

VR的快速发展和影响力日隆,离不开背后特有的创新技术的强大支撑。一方面它利用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等对人体感官进行全方位“欺骗”,让使用者达到“身临其境”的效果;另一方面,它融合了文字、声音、影像等元素,构造出了一个虚拟的空间,对新闻现场进行了完美的复制。不同于传统新闻以文字、图片、视频作为文本所呈现出的平面内容,VR技术下的新闻报道以场景体验的形式给新闻带来了另一种立体形式的呈现。

在今年的两会上,新浪网的《人民大会堂全景巡游》报道就是通过全景照片技术摄制,以手机版 H5页面形式推出。通过VR全景报道,网友在手机上打开链接,就可以瞬间置身于“神秘”的人民大会堂内部,通过手机角度的变换,就可以完成人民大会堂内部各个方位的场景体验。同时网友还可以选择身份,通过“总理”、“省长”、“群众”、“记者”、“外宾”、“黑衣人”六种人物身份的换位,来体验不同角色、不同位置上对于会场内部”的视角感受。[4]

可见,在内容上,VR新闻摆脱了传统新闻的单一视角与平面内容的限制,带来了更加全面、多层次、多视角和更具冲击力的代入体验。传统媒体由于技术上的限制只能为受众提供“片面真相”与“间接体验”。传统新闻中的新闻内容是基于单一维度上的内容,无论是文字、图片还是视频,只能让受众在传者的引导下进行信息的感知和接收。然而,基于VR技术的新闻报道则不然,它将观众引领至一个基于新闻现场的多维度的虚拟场景中,摆脱文字、图片等单一维度的局限和束缚,以多维视角,在更为宏大的立体叙事空间中捕捉信息。虚拟现实空间中的任何元素具体到任何一个新闻事件中,都变成了新闻的线索与信息,受众以体验的形式在场景中主动捕捉细节与信息,从而能够进一步更好地了解新闻事实。可以说,传统新闻提供的内容只是流于平面的浅层叙事,那沉浸式新闻提供的内容则是基于立体空间的复杂体验。

3.全新表达与收受:实现了新闻叙事模式与受众认知视角的全面转型

新闻作为对新近发生的事实的传播,是一种最具影响力的日常社会叙事。新闻报道者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等方式以一定的叙事策略将信息传递给受众(譬如,文字适合线性的、以时间推进的方式进行报道与描述,而视频则适合视觉化的、基于空间感的呈现与描述等),传播者会根据新闻的具体内容有所侧重地选择相应的报道方式。VR时代的到来,给新闻的叙事带来了更多的自由度和可能性。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A.层次丰富的多线索叙事模式

一般说来,事件性新闻叙述的是一个“单一的事件”故事性新闻叙述的是一个“事件链”,状态性新闻叙述的则是一个“事件团”[5]。可见,新闻在本质上是对事件的叙述,而这种叙述往往会运用叙事线索,串联起整个事件。对于传统新闻而言,碍于媒介形式与文本篇幅,新闻记者往往只会运用一个或者几个叙事线索,从较为单一的角度出发,对新闻事件进行报道,这容易导致报道的片面和认知的狭隘,这种缺乏自由度的报道形式会使受众的理解固化和偏狭,从而逐渐丧失对新闻事件本身的思考力和价值多元的宽容性。

VR作为一种集多种表达样式于一身的媒介,当它和新闻相结合时,便在叙事线索上呈现出另一种全新的模式。在VR的新闻实践中,VR技术可以将多种媒介体验融合至同一个维度的场景之中,所有信息都以超链接的形式组合在一起,进而将一个更为复杂且层次更为丰富的新闻场景完整地呈现出来。用户在这样的场景之中,拓宽了视野,并可以自主地结合各种背景知识对新闻的信息与细节进行拼贴组合,形成多线并行的叙事线索。

可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叙事模式,事件脱离原本的孤立状态,在一个立体的维度上与各种背景知识与细节知识相结合,用户可以通过互动完成对信息的拼贴组合,形成多个完整的叙事线索,从多个角度出发,对新闻事件本身进行一个更为全面的思考。

B.受众拥有近乎报道者的全知视角

“叙述视角”是叙事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指的是叙述语言中对故事内容进行观察和讲述的特定角度,也就是叙述者所站位置对故事的关系。新闻的本质其实就是特定叙述视角下的语言与文本。叙述学理论认为,视角可以分为全知视角和有限视角两类。全知视角是指叙述者处于全知全能的地位,新闻作品中的人物、故事、场景等无不处于其主宰之下,调度之中。无法做到这一点的被称为有限视角。

传统媒体新闻传播的最大特点是,传播者站在全知视角进行报道的选择、文本的拼接,而受众则受限于这样一种报道的选择和文本的拼接,只能处在有限的视角内。全知视角是新闻报道者一种很常见的叙事角度,报道者会向多家机构、多个人物寻求新闻材料,但在写成新闻文本时,作者隐去了诸种材料的来源,进而改用全知全能的视角来叙述整个事件。全知视角的好处在于它可以更加灵活自由地进行叙述,既可以跨越时空局限,进行材料的拼贴组合,还可以加入主观评论,深入新闻当事人的内心世界。然而,在受众接触和感知这些传统新闻的过程中,受众则受限于特定的文本形式,往往因为报道者其对新闻材料的选择、新闻话语的选择等受到缺少认知和理解上的自由度。VR新闻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受众对于报道者叙事视角的依赖程度。在VR作为媒体的新平台上所有的新闻材料被置于一个360度的全景之中,用户以目击者的身份参与进来,对整个新闻事件进行一个自主式的体验,在这种条件下,受者无需再通过新闻报道者的叙述视角去了解新闻事实,而是通过一个一定意义上的全知全能的视角,灵活运用虚拟现实场景中的全部材料去自主地认知和理解新闻。

三、“VR+”时代下新闻传播业态的全面转型:机遇与挑战并存

1.如虎添翼的天作之合:VR和新闻业将共创未来社会发展的历史机遇

VR作为一种建立在强大的技术基础上的全新媒介与具有持续性日常需求和巨大社会影响力的新闻的结合,是一种“如虎添翼”的天作之合。它一方面可以促进VR自身的技术发展:如在内容制作方面,专业制作软件、专业内容制作公司越来越多;而在内容消费端,VR设备上消费内容的增加可以促进消费者购买VR设备;在经营模式上,媒体售卖“内容+设备”的VR套餐,推出VR付费内容,扩展经营模式。[9]会使VR的技术发展建立在一个丰厚的产业平台上得到巨大的滋养。另一方面,VR对新闻传播业也会产生积极的作用。首先VR新闻报道可以提升新闻的叙事方式和叙事体验;其次VR新闻可以改变既往“舆论一律”的单极化倾向,建立多元和谐、畅所欲言的媒介氛围,为实现新的媒介“语法”创造无限可能;此外如果将VR视频和游戏性的设置嵌入到相应的新闻报道当中,可以给用户带来全新的体验。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结合所带来的社会改变。在一个“人人都是媒体”时代,我们迎来了双向与多向传播的时代,内容的生产与再生产机制将发生深刻的改变,传播渠道也更加多样,传播管制的边界有了一定的弹性,不同话语表达有了存在的空间。每个人都可能从家庭、组织、机构等身份中脱离出来,在与客观世界的作用中变成相对独立的主体,即具有自我意识和自我主张的传播主体,他们自身的热情、信念、信仰等也加入到传播内容的生产与传播中,在群体交流中实现着对个体自我的超越,使人与人、人与世界的丰富连接成为可能。

而作为互联网时代的全新媒体,在VR新闻中,没有一成不变的意义和解读,社会话语权利的再分配和重组,对主流媒体的“话语权威”提出挑战,导致“新媒体赋权”对于权力和影响力格局的重新改写,新型媒介的发展为每个人获取信息、表达意见以及采取行动提供了种种可能性。所谓新媒介赋权指向的是新媒介使用者所构建出的一种新的社会关系网络,这种新的社会关系网络具有动态、异质、多元等特性,人们在获取信息的同时,有了更多的表达和行动的可能性。社会生活以及组织方式在这个新的社会关系网络中不断进行解构与重构,其背后推动的力量就是作用于社会关系网络中的权力、影响力。这就意味着,权力和影响力存在于人们彼此间的意志与信念中,在人们交往、实践、行动中生产着新的权力,同时也对原有的权力、资源、地位等的形成与使用造成影响。总之,新媒介赋权既作用于国家与社会关系的形构中,也在个体、群体、社会关系中生成或湮灭权力形式本身。而VR新闻构建出社会关系网络必然会产生上述的影响。

2.“VR+新闻”的局限以及未来发展中的问题与挑战

VR跨越时空边界的报道方式与传统新闻报道方式相比,有着更多无可比拟的优势,VR与新闻业的结合形成了一股强劲的驱动力,正是这份驱动力推动着新闻业的不断革新。从目前来看,VR与新闻的结合产生更多正面的积极的效用,但是我们也不能忽略它在发展中的局限和可能出现的负面影响,“VR+新闻”的发展动态值得我们持续关注。

A.不是所有新闻报道都适合VR+[6],VR更适合以“事件团”形式发生的状态性新闻的叙述

就像广播和电视不会互相取代一样,VR+也不会取代现有的媒介,因为不是每一则新闻都要用VR来呈现,也不是所有新闻报道都适合VR的表达与叙述。VR更适合以“事件团”形式发生的状态性新闻的叙述。因此,VR+和现有的新闻媒介是互相补充的关系,VR新闻是对新闻呈现方式的拓展。

首先,因为技术的限制,新闻的选题面临很大的挑战。比如,突发性事件对时效性要求较高,而VR新闻流程繁琐,制作周期长,运用VR报道很可能错过最佳报道时间。就像《娱乐至死》的作者尼尔•波兹曼认为的那样,媒介的形式偏好某些特殊的内容。他认为,媒介本身并没有思想,然而作为工具,它们对于文字与图像的不同偏好,却决定了不同文化的发展。这是一种技术决定论的表述,从PC端到移动端,从严肃化到轻悦化,可以看出,技术确实会对内容产生一定的影响。其次,VR新闻的制作成本和用户的接受成本(如受众接收的技术装备)比以往更高,因此,类似时政动态、社会新闻等人们只关心“发生了什么事儿”的新闻用VR报道反而增加了生产成本和消费负担。正如科创媒体Re/Code创始人之一的卡拉·史伟莎(Kara Swisher)说:“我自己不会使用这种技术是因为我不需要透过这种技术就能够很好地讲述故事,但对于体育、旅行类的新闻产品,那就必须要着手进入这一领域了。”“在一些特定的领域要制作新闻内容,就必须去了解VR然后找出合适的运用方法。它(VR)将会占领许多类别。‘浸入式’的内容是超级有趣的,当然不是在所有领域——你没办法用VR去讲我的领域(科技产业领域)的故事,比方说推特换了个新CEO,你可不需要用VR技术来讲这个故事。”[7]

B.VR新闻可能引发的新闻伦理问题

毫无疑问,新闻在追求真实的同时应该体现一定的人文关怀,但VR新闻中的战争、暴力、灾难等场景,很可能对用户以及新闻当事人带来不可避免的伤害。如卫报网站推出的VR作品《6×9:单独监禁牢房的虚拟体验》,用户在虚拟牢房中不仅能够听到犯人尖叫、呻吟等真实的声音,还能看到白色墙壁上诡异的图案,这种犯人被长期监禁后产生的心理幻觉很可能给用户带来不适感。

从实践的角度看,现阶段包括新闻传播在内的社会性传播越来越具有传统的大众传播、群体传播以及人际传播三者“合体”的趋势,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改变就是人们越来越多的是以信息与个体、圈属的关联程度进行选择性接触和选择性理解。因此,传统意义上大众传播的理性传播和逻辑性传播越来越多地被要求在社会和圈属场域中的非逻辑的、标示关系、氛围和环境信息的基础上加以传播才能被选择、被接受并实现其影响力和价值。这也正是VR崛起的主要的社会条件。因此,VR所表达的关系、氛围和环境信息成为人们选择和理解信息的一种必要。但受众从新闻事件中感受到过多的不加限制的血腥、暴力等感官刺激是不符合传统的新闻传播伦理的, 2006年《图片编辑手册》(曾璜著,中国摄影出版社2006年出版)中强调兼顾新闻价值与新闻伦理道德的标准,其中提到:一定要最大限度的有利于信息传递,而最小限度地减少伤害。此外,VR新闻360度沉浸式报道在追求全方位呈现的同时也可能侵犯当事人的隐私。以往新闻工作者可以通过转移镜头、后期编辑等手段规避报道这类可能涉及人们隐私的情况,但是VR新闻中却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新闻工作者的编辑能力,毕竟在360度的空间环境中,对画面面面俱到的把控难度加大,因此用户在观看时很可能看到不应该看到的内容。

3.VR新闻可能陷入新闻真实性和新闻客观性的新型悖论

新闻报道强调客观性和真实性,这是新闻工作的基本准则。在以往的新闻作品中,记者在进行报道多采用第三人称视角,努力呈现客观公正的报道。VR新闻让用户以第一视角进入新闻现场,但这种体验在加深用户“我在现场”这一真实感的过程中却会激发另一种不真实和不客观。比如,在关于澳大利亚大学生游行的VR纪录片中,用户可以以游行学生的身份“进入”第一现场,在这种场域信息的极为逼真的渲染下,可能造成学生群体情绪在用户心中无限放大,甚至是受众和游行的学生有一种“合为一体”的零距离的认同感,而事件中的其他相关方面的情绪和立场被无意识忽略,导致看什么、怎么看、怎么想的自主权转移到用户手中,如果用户不具备跳出现场和平衡事件的能力,就无法对事件产生更加全面和客观的认知,毕竟观看VR新闻的用户不一定都具备良好的媒介素养和全面辨析的能力。就像虚拟现实公司Oculus的创始人Palmer Luckey所说:“一旦你拥有了高保真的虚拟现实体验,同现实生活的一样逼真,你可以将身处异地的人聚集在同一间虚拟房间里。”Luckey表示虚拟现实的最终结果应该是“任何人都使用虚拟现实进行一次虚拟旅行;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该技术参加朋友的婚礼;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该技术与世界另一端的人交流。”[8]利用虚拟现实有可能做一些跟现实世界一样的东西,但是这种逼真给用户带来的其实是一种伪真实。而这个问题无疑是VR新闻未来发展中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之一。

四、小结

概言之,在VR新媒体的带动和作用之下,传媒业领域的受众在迁徙,产品在迭代,规则在改变,一个个新的课题有待研究,一座座高峰等待翻越。本质上来说,这不是一场简单的颠覆和被颠覆、替代和被替代的零和游戏,这俨然就是一条或者汇入、或者被冲走的时代洪流。认识必然,我们才能进入自由王国。

注释

[1]喻国明: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谌椿、王佳宁: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2015级新闻与传播专业硕士研究生。

[2] [美]保罗·莱文森《莱文森精粹》[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35页。

[3] 《VR短片之叙利亚战殇之地 虚拟现实或成新型报道形式》[EB/OL].http://news.87870.com/xinwennr-5672.html

[4] 《VR+ 新闻:两会报道新模式》[EB/OL].http://catsc.ccmedu.com/HTML/20160328203615.html#0-tsina-1-671-397232819ff9a47a7b7e80a40613cfe1,2016-3-29.

[5]范步淹.新闻叙事学刍议[J].《新闻前哨》2000(12).

[6] 这里的“VR+”即指VR+媒体,下同。

[7] 《对话Re/Code创始人:媒体应当拥抱虚拟现实技术》[EB/OL].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00447

[8] 《Palmer Luckey谈虚拟现实:这一切都将成为现实》[EB/OL].

http://news.87870.com/xinwennr-7241.html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