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高端阅读

这五年,雾霾改变了什么?

2017年01月10日9290传媒糖

雾霾问题对未来中国的影响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雾霾对国民健康的影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雾霾而超速觉醒的环保民意。

12345.jpg

作者:李雪

从北京咳(Beijing Cough)到空气末日(Airpocalypse),这5年来雾霾舆论场发生了什么变化?

从“北京咳”到“空气末日”

2013年,词语“北京咳”开始走红。“北京咳”的具体表现为咽痒干咳,并会伴随着离开北京而消失。这个流传了有二十余年之久的舶来词第一次被白纸黑字地印入了旅游指南,并迅速引发了中国人的共鸣,让人们渐渐开始注意到环境对健康的影响。

2015年,由主持人柴静拍摄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在网络上 ,聚焦雾霾以及空气污染的相关问题,让公众从科普的层面去认知雾霾。虽然其中一些细节的准确性遭到了专家抨击,但是仍有巨大的关注度,一周点击量过亿成为了当年的“现象级”视频。

2017年开年,雾霾再困中国,久久等不到风来解围,检测器上的指数每每爆表,各地发出红色预警。“空气末日”渐渐在各大舆论场上被重新提起,由air(空气)和apocalypse(世界末日)构成,意思是空气污染很严重,像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其实这个词,在2013年早已被提起。在五年后,又被重新提起,成为新的年度热词。兜兜转转中仿佛提醒我们:已经过去五年了,我们还是没有逃脱空气污染的困境。

321.jpg

这五年,发生了什么?

从2013年雾霾成为年度关键词,再到2017年年度最强雾霾来袭。五年里,人们从对雾霾有些许陌生到戴着口罩似乎已经习惯在雾霾中的生活。这五年,发生了什么?

2013年:在“北京咳”牵动下,“雾霾”成为了年度关注词。国内雾霾天气频发,雾霾波及25个省份,100多个大中型城市,全国平均雾霾天数达29.9天,创52年来之最。媒体上也大规模涌现了对雾霾的报道。以《人民日报》为例,在其8年来发表的171 篇雾霾报道的样本中,2013 年的报道多达 156 篇,占比 91.2%,其中有14 篇报道位于头版,足以见得对雾霾的重视程度。

这一时期,媒体对雾霾的报道也渐渐揭开面纱,从刚开始的简单信息类报道变成了调查性报道。媒体对雾霾报道的成因解析、危害分析以及治理举措等都逐步深入,对雾霾相关的常规议题有了全面认知,报道深度不断增强。新华社发出的《北京87小时雾霾天气扫描:人不能时时活在口罩下》的报道,提出了深层次的疑问:在原本正常的日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的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人民日报》时评《治理雾霾,需要告别“口头环保”》则是提出了人人参与减轻雾霾。

2015年:两年之后,同样是雾霾频发的冬天,雾霾肆掠华北地区,北京市应急办一度将空气污染指数提到红色,据统计,2015年全年北京有污染天数达到179天,相当于全年一半事件都置于污染中。如果说2015年正式启动的红色预警标志着中国真正治霾的开始,那深度调查《穹顶之下》就是为大众敲了警钟,是个体生命与雾霾联系的开始。社交网络上 ,“雾霾与健康”的议题迅速传播,关于空气净化器、防雾霾口罩等抵抗雾霾设备的相关报道也相应催生。雾霾不仅仅局限于环境报道,议题更加复杂和多元,相对对公众的报道也越来越多。

2017年:在跨年霾的笼罩下,社交网络中段子和报道齐飞。此次雾霾不仅仅局限于华北地区,而是全国都笼罩其中。在2016年考研政治中还出现了和雾霾有关的命题,足以见得雾霾议题的重要性。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雾霾报道的角度也更加多元化,涉及到政治、经济、生活和社会发展等更多的方面,雾霾报道已经成为了一个综合性的社会议题。同时,外媒的报道也越来越多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北京再遇严重雾霾》报道了污染指数再上600点时的北京雾霾。

CNN的《中国雾霾红色预警,多处学校和工厂关闭》则更多关注雾霾下的中国民众。在恶劣的雾霾天气下,学校不得不被迫给孩子们停课,航班不断晚点延误,工厂也面临着停工。与之类似的还有美联社对中国政府采取的“汽车限号措施”的报道。

可以看出,在五年里,我们关于雾霾的报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媒体在报道中的角色定位越来越明晰,从简单的信息复述者变成了实时数据的传递者,知识的普及者和舆论的监督者;报道基调也不仅仅是正面的“乐观应对”,而是既有倡导绿色理念的正面语气,也有对污染企业的监督和批评,更有对雾霾现状的反思。

12321.jpg

这五年,改变了什么?

五年来,从具有戏谑意味的“北京咳”到引起全民关注的《穹顶之下》再到引发全民恐慌的“空气末日”,雾霾的风口正在悄悄发生变化。

1.戏谑:

从“北京咳”开始,社交网络中对雾霾的娱乐化现象就层出不穷,大量的网民通过段子、表情包、短视频等形式来对雾霾进行调侃。最常见是一张白茫茫的照片,配上“我在北京天安门”“我和XXX明星的合照”的文字。雾霾之中,无限可能。

段子在雾霾议题的推进中起了重大的作用。一方面,公众通过“戏说”的方式消费公共议题,借此来发声从而缓解压力。但另一方面,过度娱乐化又造成了行动力的丧失,培养了一大批袖手旁观置身事外的“键盘侠”。

2.焦虑:

随着雾霾的常态化和科普文章数量的增多,加速公众舆论对雾霾认知的觉醒,网民对连续的雾霾锁城产生了巨大的恐惧心理。舆论也不仅仅停留在段子中,网友看待雾霾的情绪更多的是无奈和焦虑。

大量的科普文章出现,加深了公众对雾霾的客观认识,也产生了大量的焦虑心理。焦虑心理主要包括三个层面:一个是本身对雾霾的反感,因为雾霾天气对人的影响,出现“鼻子不通气”,“嗓子疼”,“口干舌燥”“一直咳嗽”等症状,大量的网民进行吐槽和抱怨,短时间内大量的爆发,激发了舆论的抗拒心理和反感情绪。二是对个体生存的担忧。“三个母亲逃离北京雾霾”刷爆了朋友圈,“逃离”成为了主题热词,更多人思考的是:这个城市还能继续住下去吗?是否真的可以逃离。三是对政府的失望,越来越严重的污染指数让人们不禁怀疑政府的行动力,这在舆论中也有表现。2014年的全国两会提出的“2017年实现雾霾问题的解决”提案不断被提及。

3.回归理性的反思:

2017年,空气末日的概念被重提,雾霾侵袭了中国近五分之一的国土,反狂欢者不断出现,网络上的段子、表情包正遭到严厉的批评,长期困扰下,受众正从被动接受转为主动加入,在舆论场积极建言献策。

正如资深媒体人@信海光 所言,“最近的雾霾问题将是影响未来中国的转折点之一。这种影响将从两个方面体现,一方面是雾霾对国民健康的影响;另外一种则是因为雾霾而超速觉醒的环保民意。”

参考文章来源:

李浩鸣; 史公军:《中国主流报纸雾霾报道的框架构建——基于《人民日报》2006年至2013年报道的内容分析》

相关阅读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