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高端阅读

2016年度好书 这3本必读

2017年01月11日1453第一内容工场

2017年1月,新京报、南方都市报分别评出2016年度十大好书,其中《西班牙内战》等三本书被重叠推荐,你看过吗?

新京报南都2016十大好书 这3本书均入选.jpg

2017年1月10日,新京报评出“新京报2016年度好书”。1月11日,南方都市报评出“南都2016年度十大好书”。第一内容工场通过对比发现,两家令人尊重的媒体的十大好书中有三本重合:《西班牙内战》、《马克斯·韦伯与德国政治:1890-1920》、《纳博科夫的蝴蝶》。第一内容工场精选书评及致敬辞如下,以飨读者:

内战1.jpg 

《西班牙内战》

作者:(英)伯内特·博洛滕

版本:新星出版社 2016年11月

博洛滕细致描摹了西班牙内战共和派控制地区的复杂真相和全面景象,颠覆了人们对于这场战争的主流认识。

 内战2.jpg

伯内特·博洛滕 (1909—1987),出生于英国,早年不愿继承父业,到地中海地区旅行;至巴塞罗那时,目睹西班牙内战的爆发,以美国合众社特约记者的身份报道战争真相;战争结束后,至墨西哥跟踪采访数年;1949年至美国定居,几十年如一日搜集内战史料,先后完成了《精心的伪装》《西班牙革命》《西班牙内战》三部著作。

南都推荐辞:

西班牙内战爆发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具有深刻的国内、国际背景。内战由革命引发,西班牙革命不是发生在最专制黑暗的时期,而是发生在经济迅猛增长之后的大萧条时期,西班牙在现代化进程中落入某种“发展陷阱”,已有的成就足以刺激出进一步快速发展的要求,而更大的进步却需以国家进入现代化的成熟阶段为前提,旧制度的残余物引发了大革命。作者用有限的篇幅论述了西班牙内战的全过程,分析了左翼、右翼政权成败的原因,运用数据说明佛朗哥政权的胜出得益于其经济建设和努力稳定政局,佛朗哥政权逐步增加文化和社会的自由度,为日后的民主化改革铺平了道路。

新京报致敬:

常被作为二战注脚的西班牙内战是一件被低估甚至被歪曲的历史事件。部分“歪曲”源于海明威的《丧钟为谁而鸣》、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它寄托众人理想,充满浪漫色彩。奥威尔曾以亲历者身份揭露共产国际关于西班牙内战的谎言,但《致敬加泰罗尼亚》只卖出600册。

这条弦被非专业史家博洛腾的鸿篇巨制《西班牙内战》续了下来。耗尽半生,博洛腾从头至尾对西班牙革命和共和派控制区的政治活动进行了全面而准确的考察。他突出内战起源与极左力量崛起的叙述,使西班牙内战的标本价值投射到现代共和原则建国的人类历史进程,引人对二战格局、战后世界格局以及二十世纪思想史尤其是左翼理想主义再度深思。博洛腾以一己之力向主流认识发起挑战,他和并未或并不愿了解西班牙内战层理的这个世界反着走,却更有可能走向真相。

作者答谢辞:

在汉语世界中,我们熟知“西班牙内战”这个名称,但不曾知晓与内战相伴随的“西班牙革命”。我们知道西班牙内战是正义与非正义的决斗,却不明白“正义之师”在其领地内笑看着自己人的鲜血,最终在“正义之地”加冕称王。出生于1909年的伯内特·博洛滕,1936年7月18日凌晨在巴塞罗那的旅店里被枪炮声惊醒,从此与这场战争不再分离。内战结束于1939年,而博洛滕孤身一人的战斗却未因他自然生命的完结而终止。1991年,在他逝世四周年之后,《西班牙内战:革命与反革命》方才正式出版。

在知识与权力处处联姻的当代,正统学术圈仍多以黑白分明的范式来记述这一场独特的战争。博洛滕身处学术圈边缘地带,无法用自己的著作来换取学术界的爵位,但也远离了因利益而换取谎言的命运,在山头林立的学术界之外积淀了沉重的真相。

这本书的译者戴大洪同样身处学术体制之外,他将翻译看成是文明积累的必要程序之一。十年以来,他的译著为我们打开了一道天窗,就此可重新审视二十世纪的政治大格局,更有益于思考当下的流变。

一百多万字的《西班牙内战》并非是一部让人感到轻松愉悦的读本,它考验读者的耐心与智慧。我们为某种单一的论述浸润许久,要走到那繁杂的历史世界中,便要时时警惕头脑中的惯性,也更感到费时费力。但当挣脱了那种惯性的羁绊之后,个体灵魂的独立是否又有新的可能?

政治1.jpg 

《马克斯·韦伯与德国政治:1890-1920》

作者:沃尔夫冈·J·蒙森

版本:三辉图书/中信出版集团 2016年10月

马克斯·韦伯既是思想家,也是一位政治人物,日常的、高强度的政治参与,让他在德国转型时期呈现出了复杂的面向。

政治2.jpg 

马克斯·韦伯 (1864-1920)德国著名社会学家、政治学家、经济学家、哲学家。对于当时德国的政界影响极大,曾前往凡尔赛会议代表德国进行谈判,并且参与了魏玛共和国宪法的起草设计,并对西方古典管理理论的确立做出杰出贡献,是公认的现代社会学和公共行政学最重要的创始人之一,被后世称为“组织理论之父”。

南都推荐辞:

本书视角独特地选择从日常政治实践而非其著作来理解韦伯其人,结果被广泛认为是重塑了一个与世人心目中的印象不同的马克斯·韦伯。一个不同于呼吁以学术为志业、学术不介入政治、理性中立的韦伯,而是一个热切关注现实政治问题的民族主义者韦伯。许多人读后都会由此误以为自己发现了“另一个韦伯”,并认为这是韦伯受大国民族主义毒化的证明。但事实上,这两者是不矛盾的。韦伯强调学术中立是因为觉得意义不等于权威,他所设想的领袖其实非常接近于一个以学术为志业的新教徒,都自觉、冷静地服务于一个更高的使命,这一切恰是工具理性的最高体现。需要反思的只是由此带来的高效率本身可能服务于不义的目的。

新京报致敬:

怎样与激荡年代相处的拷问,百年来未曾远离过思想者。马克斯·韦伯因卓越的思想而获得了崇高的学术位置,是著述颇富的社会学家和政治学家,但鲜为中文读者所知的是,他同时还是一位活跃的政治人物。二十世纪初年的德国,经济得到增长,但在政治建制上走向了相反的方向,蒙森先生忠实地记录了深处其中的马克斯·韦伯——倡导学术的中立性表述的同时,积极表达和传播政治言说;既批评俾斯麦和德皇保守的社会政策,却也在魏玛制宪中期盼卡理斯玛威权领袖重振大国荣耀。

我们致敬12年前逝世的德国历史学家蒙森,他将德国的政治和社会事件,与马克斯·韦伯的政治思考鲜活而公允地呈现出来,厘清了一个思想者在变动环境中的矛盾面向。我们同时致敬译者阎克文,以成熟的翻译将这一历史著作带到了中文读者的面前,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伟大思想者在他所在年代的复杂境遇和选择。

作者答谢辞:

最初是钱永祥先生提议并鼓励我把这本书翻译出来,这是大约五年前的事情了,钱先生的学术眼光令人敬重,此后我就念念不忘了,可恨自己没有三头六臂,一直拖到2014年底严博非先生来电约稿,这才暂停了手头的一切常规日程,专心致志用了接近一年的时间,如期完成了译稿。所以我有义务向两位先生表达由衷的谢忱,感谢他们的信任,将这部名著交到我手里转达给中文读者。希望译稿的质量没有太多地辜负他们的期待。

同时我也有义务由衷感谢《新京报》,在“向好书致敬礼”这个已经形成了传统佳话的文化品牌中,让这个译稿占了一席之地,同样希望它不至于太对不起这个品牌。我还应该由衷感谢所有确定和不确定的读者群,是他们无休止的阅读、研究和传播需求,支持我在韦伯翻译中获得了源源不断的内在动力。

hudie1.jpg

《纳博科夫的蝴蝶》

作者:(美国)库尔特·约翰逊 史蒂夫·科茨

版本: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16年5月

《纳博科夫的蝴蝶》展现了文学家纳博科夫鲜为人知的侧面——一位自学成才、并达到一流水准的鳞翅目分类学家。

蝴蝶2.jpg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 (1899-1977),俄裔美国作家, 20世纪杰出的文学家、批评家、翻译家、诗人、教授,在昆虫学、国际象棋等领域亦有所贡献。文学代表作有用俄语完成的《天赋》和用英语完成的《洛丽塔》。

南都推荐辞:

《洛丽塔》的作者纳博科夫还是研究蝴蝶的专家,这曾经是沉迷《洛丽塔》的读者爱把玩的一个主题。但这个主题没那么简单。纳博科夫陶醉于蝴蝶的形式上的美与科学中的发现,而不是蝴蝶的诗意。这本书是两个生物学家写的,获得过《科学》杂志的称赞。所以我们得知,有专家高度评价纳博科夫的科学成就,也有专家烦透被人问一个作家的科学水平,还有专家对纳博科夫爱摆拍的特点进行挖苦。但最终,D N A技术在前不久证明了纳博科夫在生物学上的卓越预言。有个故事很有意思,唐尼在路上接受了一个人搭顺风车的请求,但这个人对唐尼的鳞翅目分类学家的身份很疑惑,他机警地指着数只飞过的蝴蝶问名字,唐尼一一答了。此人终于放心地说:“你好,我是纳博科夫。”

新京报致敬:

这是一部关于文学天才的博物学著作,一部难能一遇的科学与人文紧密交织的好书。什么人能在文学和昆虫学上同时达到最优秀的水准?纳博科夫做到了。《纳博科夫的蝴蝶》用大量素材和细节展现了纳博科夫的博物之旅,把那个属于蝴蝶的广阔世界向外展开,让读者了解了这位同时身为小说家、文学教授和蝴蝶专家的天才人物。

我们致敬《纳博科夫的蝴蝶》,这是一部传记,但又不止于此,它还是关于博物学文化的专业之书,关于多领域人生的优雅之书。面对现实,当文学与科学之间立起高高的壁垒,当城市生活与自然之间越发疏离,纳博科夫就像一个楷模,提示我们人生可以有另一种形态。

作者答谢辞:

谈到纳博科夫,无人不知晓其是俄罗斯文学史上杰出的小说家,文学成就享誉世界。然而,鲜有人知道这位文学大师还是一位博物学家,他曾致力于南美蝴蝶的基础分类工作,在鳞翅目分类学领域作出了诸多贡献。面对战争、贫困乃至来自科学界的非议,纳博科夫也从未放弃过蝴蝶研究。科学与艺术,不似传统观点那样相互排斥,而在他身上相融相和,汇合成了一种独特的精神特质。

《纳博科夫的蝴蝶》是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重点打造的“博物学文化”丛书之一,由美国博物学家、纳博科夫研究者撰写,此次首次译介至国内,为读者再现博物学家纳博科夫的一生。本书能幸获“2016年新京报年度新知类好书”,实为莫大殊荣。当我们身处现代工业文明浪潮,在消费主义的裹挟下生活,不妨回归自然,远离浮世,在博物学中品味万物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