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媒体观察

樊功臣:2017搜狐内容部门这么干

2017年01月12日3730第一内容工场

2017年搜狐要做的是品牌的升华,用户的信赖,收入的规模化增长。与之呼应的,为增强原创能力,搜狐将对内部内容部门架构进行一次大调整。

123.jpg

作者:樊功臣 搜狐公司副总裁、编委会主任

搜狐做自媒体蛮长时间了,2012年方刚在的时候我们新闻客户端就做自媒体,就做订阅平台。但是到2016年年中搜狐才开始真正地决定,从传统的门户新闻平台转向一个共生共融的开放平台。我们不再是以自己生产、人工编辑作为我们的门户的主要的定位。

其实我一直是在产品技术后端的,我加入搜狐特别久,中间创业失败又回到了搜狐。我是2005年离开搜狐的,2010年回到搜狐的时候,发现内容部跟我在五年前,甚至十年前的工作是一样的。所以说我觉得这是很滑稽的事情。

搜狐最缺的是优质内容源

搜狐要取消内容部不完全正确。说我们要裁掉编辑,我们定义的“编辑”是什么样的呢?是那些复制粘贴,那些人工排版的编辑。都什么年代了,我们天天在讲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时候,搜狐在那边两耳不闻窗外事。2016年我们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动荡和思考,作为一个20年的媒体平台、门户,这次的变化也是不太艺术,希望2017年能够有变化。我们希望做一个平台,但我们这中间有“媒体”两个字。

搜狐最缺的是什么?我们觉得搜狐当下最缺的就是优质的内容源。而内容源来自于哪里?这件事情不用再讲了,大家都是从业者,相反我是最弱的一个,我既不会做媒体,也是刚刚进入到媒体的业务领域。我们思考了很久,大概半年左右的时间,内部也在各种纠结。我自己有一个思考,如果一个媒体平台想做好的话要做三件事,第一是流量,第二一定要有粉丝,第三是一定要有健康的经济生态

流量当然是基础,搜狐的流量不多,前面诸位都是我们行业内的翘楚,都是领军人物。搜狐不多,但也不算很少,差不多一天能够有将近8000万或者1亿的独立用户。我们的移动端比较差一些,我们把PC搬出来,这也是很滑稽的事情。但毕竟还是有一些的,每天差不多人均访问三到四个页面,所以说这是需要改善的问题,差不多一天能分发出3亿的流量给我们的自媒体人。这是一些大概在2016年上半年入驻的自媒体的流量,也还可以吧,虽然不太好。

2017年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渠道和品牌的建设上面,能显著增加我们总的读者流量,这是张老板说2017年要集中全公司精力做的事,会聚集全公司的资源,财务资源和渠道资源。

无社交,不媒体

第二个事情,我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流量是平台的,粉丝是自己的。我有一次跟汽车的自媒体聊,我说给你1亿多的流量,你也不太珍惜我。他说我觉得微信的粉丝才是我的用户,这个流量今天是你给我的,明天不给我就没了。

没有社交,所有的媒体都是伪命题。这个事情张朝阳在微博时代就想清楚了。为什么我们撕了那么长时间微博,因为我们越来越感觉到,没有粉丝,所有的媒体将会很快被瓦解。2017年我们会做好我们的评论系统。

还有张老板现在特别重视的新闻客户端里面的“狐友”,10月份的时候在新闻客户端正式推出,刚刚开始。当然我们跟微博会有产品上的差异化,我们也在微信和微博之间努力地探索新的社交产品形态和对用户的吸引力。但是因为没有社交就没有媒体,所以搜狐会举公司之力,把我们的搜狗、畅游等等几乎所有的to C的用户资源都集中到“狐友”来,希望大家能够看到在“狐友”里面自己的粉丝量级。

第三个事情是经济生态,我觉得经济生态对应的三个平台生态,就是流量、粉丝、媒体流量生态是很简单的,百度就是流量生态,你的流量高我可以给你分成,这个分成机制在座的自媒体一定很清楚了。但这个我们是养不活的。

我觉得付费视频和短视频会接下来的一个主流。所以在搜狐教育、搜狐健康最初做自媒体的时候,我们接入了5000多个三甲医院的好医生,有很多老师在搜狐教育。我们觉得分点口粮钱也不够多,补贴、打赏很难呈现一个规模化的收益。所以我们会在2017年3月份推出我们一个新的产品,是付费的。把搜狐这么多年攒的专业的财经、生活服务的账号,通过知识付费解决一部分的商业经济生态。

第三个事情就是媒体的经济生态。我跟很多报纸人聊天,新京报的纸媒20万发行量有几亿的收入,那为什么新京报的“政事儿”,或者很多其他报纸的账号,每天有上亿的全平台流量,一年(收益)几百万就算很好了,上千万就算行业领袖了,为什么?我们为什么没有办法做到当年媒体的收入规模。

我觉得是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媒体品牌,没有获得品牌议价。比如说三联生活周刊发布一个宝马广告,看到的可能也就是5万人,但是因为是三联生活周刊推荐的,加了品牌的背书和品牌的公信力,所以你要给他50万元的广告费。但是我们的公众号底下有一个宝马的广告,大家觉得这好像跟我没什么关系,并没有获得品牌的背书和议价能力。而这个恰恰是搜狐平台有优势的地方。

搜狐这20年,虽然说最近有点out了,但是这十几年搜狐培养的是一个有公信力的平台。如果你在一些社交渠道里面,或者你在一些其他地方看到一篇新闻说北京下冰雹了,你可能会验证一下。但是你在搜狐、新浪看到的话你觉得是真的。这些老门户们这么多年兢兢业业,专业的人才打造的是一个可信赖的、有媒体公信力的平台。如果我们推荐一篇稿子,推荐一个财经的账号,这个账号跟搜狐的品牌连接到一起,是大家共同品牌的叠加。

我们也打造了很多的自媒体观察团,每半年去华为,去各个厂家,我们把企业跟自媒体人拉拢到一起做这样的对接。我们努力在内容和厂家之间形成桥梁,就是希望我们的自媒体,或者我们的媒体账号都会获得搜狐品牌的一种支撑,然后能够获得自己的品牌议价。

搜狐仍然认为无论在自媒体时代,还是在个性化推荐时代,还是在社交时代,在开放冲突的媒体当中,还是需要有一些事实的报道,需要一些真知灼见,需要普世的价值观。搜狐我们会坚持自己是一个媒体的开放平台,而并不是一个个性化的开放平台,并不是纯社交的开放平台,我们会有自己的一些选择,会有自己的一些倾向。希望能够传递的是一些已经得过验证的,靠谱的,可信的资讯。

所以说我们的总结就是品牌的升华,用户的信赖,收入的规模化增长。

所以搜狐虽然起大早,赶晚集,流量也不是那么大,商业的循环刚刚开始建立,但是搜狐的诚意十足。我们自己内部也讲,是为了种梧桐树,引来诸位金凤凰。

作者,樊功臣,1998年-2006年期间服务于搜狐公司,先后负责新闻、社区等,并于2008年重返搜狐担任搜狗产品运营总监、媒体产品技术总监等。樊功臣199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获得经济学士学位和法学学士学位。

相关报道:

据搜狐内部人士证实,2017年1月11日,搜狐公司向传媒业务职能部门发布了全员信。全员信中称,为增强原创能力,搜狐将对内部内容部门架构进行一次大调整,包括改革编委会,成立原创中心、内容营销中心、内容获取中心、双微运营中心等。

其中具体调整方向主要围绕以下几点进行:

1、改革编委会,作为搜狐大脑,樊功臣兼任编委会主任,将新闻中心、财经中心、体育中心、军事历史中心、文化时尚中心的总编室团队转至编委会。

2、成立原创中心,由晏成负责全面管理,向樊功臣直接汇报。原新闻中心、财经中心、体育中心、军事历史中心、文化时尚中心、科技、健康、新闻视频的原创账号和编辑团队转至原创中心。

3、成立内容营销中心,直接对接销售部门,由晏成负责全面管理,向樊功臣直接汇报。

4、成立内容获取中心,原媒体平台垂直自媒体运营、地方自媒体运营,以及原媒体合作部将转至内容获取中心,由李田田负责全面管理,向樊功臣直接汇报。

5、成立双微运营中心,由李田田负责全面管理,向樊功臣直接汇报。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